🐟央夏🐱

失踪柯基回归……复健ing

© 🐟央夏🐱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 不当我男票就捣蛋

#是……万圣节的贺文……我整整拖了半个月,圣诞节都快到了喂!
#咳咳……道士鱼x吸血鬼天(˶′◡‵˶)
很奇怪的画风……题目乱取的就这样

###
街口的敲门声响起来的时候,黄少天正窝在壁炉前吃甜饼。

  温暖的火光烤的他有点昏昏欲睡,事实上现在也确实是他的睡眠时间,毕竟作为一只好的吸血鬼,他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作息习惯。现在……黄少天啃着甜饼睁开眼瞄了眼窗外。天才刚刚沉下来,打开小半的窗帘和床边攀附的月亮花上还残留着阳光的温度。今晚没有月亮,但镇子里的“小鬼们”手里的南瓜灯忽闪忽闪的,晕开温柔又欢乐的味道。

是……西陆的10月31日。

  万圣节是个好日子,至少对于孩子们和非人者是这样的,孩子们可以吃够一年分量的糖,而鬼怪们则可以放肆的用自己原来的状态行走在荣耀镇的大街上。

  “啊,多么……”黄少天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甜饼渣子,伸了个懒腰思考该用什么形容词来表达他对这个节日的赞美。

  “嘿嘿嘿,黄少快给我开门,黄少黄少,你听得到吗!”
  打扮成狼人的小少年扒着吸血鬼伯爵大人的小木屋的窗户朝里边喊话,头顶的狼耳朵因为动作歪了半边,挂在柔软的金发上,少年显然注意不到这些小细节,自顾自的蹦哒着,待听到木屋的门咔哒一声开了,淡色的唇咧开灿烂的笑,露出略略有些尖的小白牙。

    “Trick or treat!黄少快点把甜饼交出来!”

  吸血鬼伯爵大人进厨房的时候情绪明显不对。

“怎么了,甜饼吃完了?”黄少天扑上来的时候喻文州正在尝试着把红枣泥调进面粉里,他在做枣泥山药糕,据说是东陆的一道顶顶好吃的点心,东陆的皇帝天天要吃好多份。不过喻文州是第一次做,黄少天也是第一次尝试东陆的点心。为了在厨房里活动开他只着了中衣,石青色的道袍被挂在一边的架子上,黄少天找了个合适的姿势把自己贴在喻文州身上,时不时拨两下中衣的束带,喻文州原本干净整洁的中衣被他弄得皱巴巴……总之一点都没有道士的样子。

是了,喻文州是个道士,来自东陆的那种束着玉冠念着无量寿佛的道士。或许用西陆的方式来说应该称呼他为“术士”,不过这位修行者既没有遮住面目的大长袍,也没有bulingbuling会发光的法杖……如果拂尘不算的话。那便姑且用东陆的称呼称呼他好了。反正位于东西陆交界的荣耀小镇什么奇奇怪怪的称呼都有。

  在遇到喻文州以前,黄少天统一把那种长的文文弱弱的人类视为最次等的猎物,没什么力气挣扎,看着也没有多少血,有些过分的竟然还会怕疼和晕血!没意思不好玩也不好吃。遇到喻文州后……

  黄少天回想下初见便被喻文州一个束缚术捆得动弹不得……

骗子!这么强还装的这么柔弱

  黄少天就着喻文州的手尝了满满一勺子的枣泥,满足的咂了咂嘴,稍稍平复了点情绪。

  不过也确实只是稍稍……

  “文州我跟你讲王杰希这棵老不死的大眼草肯定给小卢灌迷药了,这小屁孩居然放着好好的吸血鬼不当扮狼人!!!还拉着微草的那只叫什么小鳖的狼人的爪子!爪子这种东西是可以随便拉的么?”吸血鬼伯爵大人愤愤的鼓起腮帮子,这让他看起来年龄不大……至少不像他真实的年龄那么大。

  “恩,不能随便拉,不过我可是记得少天第一次见我的时候……”

  “靠靠靠,你能不能不提!!!”黄少天手忙脚乱的腾出只手来捂喻文州的嘴,耳根腾的一下热了起来。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吸血鬼狩猎要不是找准机会一击必杀,要不就是套套近乎挖个坑再找准机会一击必杀。

  对付“弱鸡”的低级猎物当然不用挖坑了,黄少天挑了个月黑风高的好日子沐了浴焚了香挑了个好出手的背面位便冲了出去,然而就在他要挨上那人的脖颈前,道士转了过来。黄少天只能急急收住攻势改执起他的手微笑道“请问蓝雨大街怎么走?”

  是了,吸血鬼伯爵大人怂了……在荣耀小镇,吸血鬼在非餐饮时间擅自去找“夜宵”可是要被罚款的,这位“夜宵”先生已经看到了他的脸,如果他向镇长投诉自己,他就买不了东陆著名话本子写手毛虫绿的个人写真了。而他又无法阻止这样的投诉……毕竟一击必杀也只是说着好听罢了,吸血鬼们没多少杀人的兴趣,他们找到猎物后大多都只是解决的晚饭就走,有的还会送猎物止血贴,比如善良可爱又帅气的黄少天。

  道士低头看了看两人交握的手,又看了看面前的少年因为紧张而忘记收回去的小尖牙。
  少年的手微凉,他却意外的不想放开。

  “这里就是蓝雨大街啊。”道士微笑着答到,接着抓紧了黄少天的手,缓缓念了个束缚术的诀。

  “兄台下次问路的时候记得把牙收一收。”

  “以及,兄台可听过东陆的一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道士说话缓慢,每个字都咬得清清楚楚,在月黑风高又静谧安详的夜里显得格外好听。

不知道为什么,吸血鬼伯爵大人明明听不懂那话,耳朵也腾地热了起来。

  东陆还有一句话,叫一见钟情。

“少天不想提的话,我就不提了。”黄少天捂得不是很紧,喻文州轻轻吻了吻他的手心,又偏过头去吻了吻他的脸颊。

  “枣糕快好了,少天你去把瀚文叫回来吧。”

听了这话黄少天顾不得耳朵热脸热蹭的一下蹿起来“不行,这都是我的。”

  “嗯好,都是你的。”喻文州把乱动的少年从背后扒拉下来箍在怀里,“那能拜托我亲爱的伯爵大人,帮你的相公外带厨师拿个盘子装你的枣糕吗?”

  当当当可以啊。

  黄少天打着哈欠走向碗柜,忍不住揉了揉发烫的脸颊。

  不是说吸血鬼对温度不敏感的么?果然都是骗人的。

  诶诶诶,文州刚刚说……不行!等会还是要和喻文州纠正一下不是相公是男朋友。

  恩……等会小卢来了还是给他留一个吧,恩,一个,就一个,免得他分给那什么小鳖。

  黄少天伸了个懒腰,单手打开了碗柜突然又想起刚才自己没夸完的话。

  “啊,多么美好的日子啊!”黄少天说。

  最后小卢把枣糕掰了一半给小别……

评论(4)
热度(65)
2016-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