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夏🐱

失踪柯基回归……复健ing

【喻黄】Chinese Valentine's Day

强行取英文名……
天天生日快乐( •̀∀•́ )喻黄七夕快乐( •̀∀•́ )
顺便祝一下败家娘们@_涩涩(晚上再用电脑艾特,和天天同一天生日的幸福女人,顺便,绝对是顺便【认真】

##
  喻文州是一名酿酒人,至少现在是。

  酿酒人的酒是取春日初的新红,夏日中的浓绿,秋日里的金黄,冬日末的苍白酿的,封存一整年,待到月朗星稀的夜里再取出来自斟自饮。

  不过酿酒人喻文州现在遇到了一些麻烦。

  冰凉的刀刃贴着他的后脊,蒙面的少年瞪大了一双眼睛打量他。

  “说书人喻文州是么?有人说你已经一年没有写新的故事了,所以要我给你一点教训,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嘛,看你长得这么对我的胃口我也不忍心伤你,不过我的职业道德超越了我的情感,我可是个敬业的杀手,当然了,我不杀人的。”

  少年一手抓着刀柄一手拎起桌上的的酒壶灌了一口。

  “好酒”少年把刀刃侧了一个角度“醒了之后记得要好好更文哦。”

  说着他就倒了下去。

  这是个敬业的杀手,但是他的酒量并不敬业。
  喻文州伸手把少年的面罩拉下来,这是一张还略带青涩的脸,约摸十六七的样子,眉目深邃精致,唇角微微上扬,是那种让人生不出距离感的俊秀。

  劫后余生的酿酒人摸了摸脖子,幸好他已经不当说书人好些日子了,幸好少年酒量不好。

  幸好今天是个月色很好的夜晚。




  喻文州是个画师,至少现在是的。

  画师的画描的是山间的清泉,湖间的秋色,落日的余晖,还有无上晴朗的星空。

  不过画师喻文州现在又遇到了一些麻烦。

蒙面的少年现在院子中央,头顶是璀璨的星空。

  “咳咳……酿酒人喻文州是么,有人说你酿出了一种绝世好酒却不与人分享,所以要我来给你点教训。”

  少年定了定神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虽然上次的那个酒是被我喝了,但我是一个敬业的杀手,我会先和你说抱歉再动手的。”

  夏夜的风,总是缱绻的叫人觉得温柔,画师显然没有在意少年说了什么。

  他铺好了画纸,抬头冲少年微笑。

  “好了,就是这样,不要动。我来给你画一幅吧。”

  少年杀手慢心喜悦的背着画筒从画师喻文州家里走出去,留下一地缱绻的朝霞。

  劫后余生的画师揉了揉手腕,幸好他现在是个画师了,幸好少年是那么上画。

  幸好昨晚星空是他此生见过最美的星空。




  喻文州是个琴师,至少现在是的。

  琴师的琴音可与山间花齐绽,与林间鸟齐鸣,与云中蝶同舞,与井中月共眠。

  不过琴师喻文州似乎又遇到了一些麻烦。

  蒙面少年赤着脚坐在走廊边的青石桌上,面上是少有的忿忿。

  “画师喻文州是么?有人说你上次给他女儿画画的时候把她画成了丑八怪,所以要我来给你点教训。”

  少年把脸凑到喻文州跟前,面罩底下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当然了,我知道你的画技很好,但我是个敬业的杀手,所以我先把那个胡说八道的打了一顿,再来给你点教训。”

  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俯身帮少年把鞋子穿好。

  “我的琴弦断了,能不能先拜托你帮我去找一根漂亮的马鬃?”

  “行啊,包在我身上。”

  杀手少年拖沓着鞋子走了。

  劫后余生的琴师喻文州笑着拨了几下断了的弦权当对少年的感谢。

  幸好……

  幸好少年功夫不错,打完了跑的真快。



  黄少天是个杀手,至少现在是的。

  杀手的任务是每日接了悬赏,接着打着办公事的旗号公费旅游。

  不过现在杀手黄少天遇上了些小麻烦。

他已经连续几次接到一个叫喻文州的悬赏了。

这个喻文州好像时时在惹祸,悬赏他的人都以一种痛恨的口吻描述他。

  不过他实际接触了却发现这是个脾气好而且笑的很好看的人。

  总之他已经许久没有完成任务了。

  黄少天闷闷的坐在喻文州的床沿上对喻文州表达自己的悲伤。

  “我看起来不适合做一个杀手。”

  黄少天把手中的悬赏揉成一团。

  “今天的悬赏说你把别人整条马尾巴的毛都拔光了,所以要给你一点教训。”

  “不过这个好像又是我干的诶……”

  “所以我想换个职业,你有什么建议么?”

  已经是职业分析师的喻文州笑着揉了揉黄少天的头。

  “少天的话……可以考虑做一个剑客,正好我最近想当铸剑师了。”

  “好啊好啊。”小杀手,阿不,小剑客似乎很中意这个新的职业,一个柯基打挺就想跑去考剑客职业证书。

  “你等等。”职业分析师喻文州拦住了他。

  “在当剑客之前,少天是否有兴趣,先陪我过个节呢?”

  怎么会不愿意?

  今天可是七月初七啊。

  杀手少年露出了尖尖牙的笑。

  喻文州可是这世上他最喜欢的职业分析师啊。




大眼:你怎么又开始当铸剑师了?
鱼:因为少天想要一把新剑啊。



天天:文州文州,明天是我的生辰啊。
鱼:那我明天有个秘密想告诉你。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烦烦知不知。

评论(1)
热度(14)
2016-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