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夏🐱

失踪柯基回归……复健ing

© 🐟央夏🐱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十七岁的故事上

 朕终于十七了,十七岁写个十七岁的故事( •̀∀•́ )以及还是没写完,明天把烦烦的故事讲完就强行完结掉( •̀∀•́ )
#

“诶,大叔?”少年吸溜了一口汽水“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做我男朋友。”
  喻文州笑了。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在三十七岁的时候被自己的恋人以十七岁的状态告白。
  一切都是那么玄妙。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比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公园的长椅上更神奇了。三十七岁自认已经半老胳膊老腿的喻文州这一觉睡得并不好,困顿的迷茫让他的神色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和善……甚至,有些凶意。
  “还真别说,文州你刚起床的时候那个脸黑得咯,和老韩有的一拼。”这话是黄少天说的,下半句是“所以我每天都要保证比你晚醒,以此来保护你在我心中温柔似水的形象。”
  一本正经的胡扯。
  现在不那么温柔似水的喻文州昏昏沉沉的坐在长椅上,揉着眉心思考人生三大哲理性问题之一“我在哪。”
  接着他就听见了少年的声音。
  “大叔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啊。”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线,哪怕现在这个声音与昨天晚上的相比是青涩了那么多。
  十七岁的黄少天站在快落幕的夕阳中看着他,眉目间尽是青涩稚嫩的味道,正处于抽个子的最后几年,校服显然就不是那么合身了,裤脚吊儿郎当的卷了半截,显得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桀骜的味道,除了头发,不像三十七岁时那头挑染得细致有层次的亚麻色,而是蓬松的略偏浅棕色的黑发,衬得脸庞更稚嫩了几分,用黄少天自己的话说,就是嫩的掐得出水的美少年。
   没等喻文州回答,黄少天就自来熟的蹲在了他边上,以45°角仰视天空的悲伤姿态自顾自的叨叨。
  “好巧啊,我也心情不好。”
  “所以你要不要请我喝一杯?”
 

  于是就这么聊上了,秉着谈人生的想法去喝一杯。在街口的汽水沙冰摊子上。
   点单的时候黄少天抹着从店主那里顺来的六神觉得自己没有在公园里和大叔谈人生实在是太明智了。
  或许是六神抹多了有些醉,莫名其妙一张口就问了句惊天动地的话。
  “哦,刘沐你喜欢我?”
  黄少天和喻文州说他叫刘沐,就像喻文州告诉他他叫余舟一样。
  喻文州说那个哦字的时候尾音上挑,他想逗一逗这个黄少天。
  若是他没记错的话,十七岁的他还没和黄少天在一起,尽管他们这时已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近十年。
  可据黄少天自己说那时候他已经喜欢了他三年,可惜从心。
  突然就想给十七岁的自己一份礼物。从初中就开始想追黄少天的喻文州摸着下巴考虑了考虑。
  “让我来猜一猜,你有喜欢的人吧。”
  十七岁的黄少天显然不怎么会掩饰,轻咳了一声,耳根一下红透一半。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哦。”又是尾音上挑的一声哦。
“好吧好吧,原来是喜欢的,不过现在没了。”
  少年咬着吸管闷闷道“我还没恋失恋了啦。”
他现在看起来更低落了,比方才满不在乎的不高兴还黯淡。
  “喂大叔,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听不?”

评论(4)
热度(13)
2016-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