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夏🐱

失踪柯基回归……复健ing

© 🐟央夏🐱

Powered by LOFTER

【昊翔】核桃露引发的惨案上

表示取题目无能,和第一篇韩张同一个古风设定的,虽然第一篇我还没写完,不过突然就好想写昊翔……上下篇剩的应该不多,不会坑的,至于韩张,新杰生日前胡完……么么哒~

###帅气的分割线###

  孙翔觉得最近有点难以直视唐昊,原因无他,只因为他在月老宫蹭吃蹭喝时多喝了几杯核桃露不小心给唐昊绑了根红线。哦,你问红线那头是谁?两个字,羊习习。

  “绑的还挺牢的,手艺不错啊。”司情仙童戴妍琦扯了扯那根线,扯了扯站在一边默默无语的月老肖时肖时钦,“哎,大人,为什么我上次绑天帝和战神大人的一扯就掉啊?”

  肖时钦的嘴角抽了抽“那是因为战神大人已经有红线了,神袛的红线不是月老殿所能主宰的,况且这二人并无感情基础。”

  “那他怎么扯不掉,龙族太子与麒麟族世子不算神?”小戴一指在一边用核桃露买醉的孙翔。

  “那是因为他是自己绑的,而且看起来他俩感情很好。”

  要是不好,我能那么纠结么!孙翔怒饮了一杯核桃露暗道。

  求助:兄弟变男朋友了怎么办?(划掉,古代没这玩意)

  孙翔和唐昊是朋友,臭味相投的朋友。从孙翔还拖着他收不回去的龙尾巴,唐昊还露着麒麟角的时候就混到了一起。平日里孙翔上房,唐昊揭瓦,孙翔杀人,唐昊放……哦,他们都是好孩子不干这些。反之,当唐昊揍人的时候,孙翔也会跟着唐昊上去踹两脚,或者趁乱踹唐昊两脚,虽然经常拌嘴动手,但感情好的不要不要的。

   “哎小事情,你说我该怎么办?”不想失去损友的孙翔哭丧着脸。

   “两个办法。”月老大人整了整被小戴扯的一长一短的袖子。“第一,避开他一段日子,让你们的感情变淡,最好让他讨厌你,就能扯下来了。第二,给他找个适合他的人,有了正确的人,红线自然就断了。”孙翔思考了片刻,表示损友有了媳妇就会忘记兄弟,不妥不妥,但让兄弟讨厌自己也不好“我还是躲一阵子吧。”顿了顿又道“小事情你们月老殿有空屋子么?我不回西海了。”

  “有,出门右拐。”

  戴妍琦看着自家大人热心的模样有些不解,让孙翔住下来,月老殿的厨房还要不要了,月老殿的放置纺锤特好玩的姻缘阁还要不要了,月老殿的……“大人就没想过让他直接和唐昊在一起么,我看他们俩挺配的,上次沐沐还写了个话本子,叫郎骑麒麟来,在六界卖的可好了。”

  “我也觉得挺配的。”

  “那大人为何……上仙该不会也喜欢孙翔吧,所以要棒打鸳鸯,然后乘虚而入,再然后……”

  “小戴……”肖时钦及时阻止了戴妍琦的脑洞,无奈的揉了揉她头顶的包子发髻。“以后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本子。”

“依照孙翔的性子,肯定想不明白如今的感情,不如让他先理理。而且……你当红线是那么好误系的么?单方面的喜欢是牵不上红线的,能一牵而上的,必定是真感情。”比如,他和……肖时钦又揉了揉戴妍琦头顶的包子,表示手感挺不错。

  “你不怕他真去给唐昊找个媳妇或者直接结个仇么?”

  “那也断不了,平白一段孽缘罢了,况且,孙翔的脑子……”

  也是,戴妍琦默默表示同意,“那上仙我先去把姻缘阁锁了。”

  “嗯,去吧。”肖时钦点了点头。

   “哦对了,你等会把情缘阁也打扫一下。”

    “为何,情缘阁不是阿洛姑姑说明日她会打扫的吗?”

   “小戴……”月老大人沉了沉声“你是什么时候把天帝和战神绑在一起的?”

   “大人我马上去。”

  情缘阁,小戴默默抱着扫把流泪,上仙大人心真脏呐T^T

   孙翔窝在月老殿躲着唐昊,却不代表唐昊不能来找孙翔。

   麒麟族的世子爷聪慧,一打听月老殿最近烧了三间阁子,拆了两间房,毁了一窖子核桃露就猜到他孙大爷在月老那了。所以当看到孙翔一脸郁卒的以工代偿打扫月老殿的长阶的时候,他也没多大意外。

  “二翔?”

  “嗯,日天?”龙族的小太子有些方,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明明自己躲得很好啊。“你你你,站那,别别别,别动。”

  “你被周泽楷附身了?哦不对,他是话少不是结巴。”唐昊挑眉,却也听了他的没动。

  靠,为什么以前没发现日天挑眉这么帅,孙翔捧心,红线的威力真强大。

   “前日禹哲的酒宴,你为何不去?”

   “啊?忘了,最近比较忙,嗯……挺忙的。”孙翔错开目光,其实他是真忘了,刚干了件蠢事纠结着呢,哪还顾得上其他?

   “忙什么,拆月老殿?”唐昊玩味的笑,忘了他信,但忙这事可从来没和孙翔搭过边。西海小太子,最无所事事的人,上头一堆能干的兄长,硬生生养出了个二世祖,还是个做事不带脑子的二世祖。

  “要……要你管。”孙翔受不住他痞痞的笑,干脆脖子一横强道。语气有些冲,算不得好,这下唐昊有些生气了,说好的兄弟,他却有事瞒着自己了,等等,他长居月老殿该不是看上什么女仙了吧,又或者,肖时钦?二翔和他关系不错,莫不是日久生情?

  唐昊郁闷了,他和孙翔之间没什么隐瞒的事,独独有一件事他没告诉孙翔:他喜欢他。具体喜欢了多久,他也不记得了,大概是那次在南海遇海兽,当时修为还不高的孙翔义无反顾的挡在他面前吧,又或者是那次孙翔喝醉了一脸迷茫的窝在他怀里乱蹭,总之似乎是一觉醒来,他便喜欢上了自己的兄弟。但现在喜欢的人不仅躲着他有事瞒着他,还喜欢上了旁人…… 唐昊表示,心塞……

  唐昊黑着脸拂袖而去了,孙翔也表示很心塞,刚刚明明闻到在他身上有自己最爱的白玉核桃酥的味道,你好歹放下再走啊!追不追,追不追?孙翔陷入了沉思。

  月老殿的长阶啊,我在这头,核桃酥在那头,隔着一段乡愁。

评论(14)
热度(96)
2015-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