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夏🐱

失踪柯基回归……复健ing

© 🐟央夏🐱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卯兔

旧文重修
十年前(×给我们家姑娘的生贺……拖出来混个更,表示朕要开始码字啦……
有忘羡,魔道设定
友情热线大概算是一种传音入密……吧
 ###
黄少天最近很苦恼,不知为何,从上月开始,一直有人在叫“天天”,或深情或严肃,偶尔还会带上一丝丝调笑的意味,顺着“救命找黄少”友情热线溜进他的耳朵里,时常还带着舒服的喟叹。

  总之都是很开心很愉悦的样子。

  不像是门内子弟,也不像是楚庭的老百姓。

  门内子弟深知“救命找黄少热线”有多好用,连风筝被风挂在树上了这些小事也要凄声嚎叫“黄少”一番,再出格些就是叫个“天哥”,黄少天每次听到都是嘚嘚瑟瑟的去帮忙,从未像现在这样鸡皮疙瘩掉一地过。

  而楚庭的百姓对当地的修仙世家很是崇敬,故而在求救时总会恭恭敬敬的喊一句“夜雨君”然后再声嘶力竭的嚎一句“救命啊”。故而听起来这么亲密的“天天”一定不会是他们叫的。

  他的师父魏琛已在外云游多年,先不说他老人家自己就修为颇高,遇事也不可能向黄少天求助,就是求助了嚎的也定是“黄少天你个臭小子”。

  这样算下来……

  黄少天扳着手指手指数完了三姑六婆七大姨,开心的一拍手起身把掉地上的鸡皮疙瘩捡起来。

  一定是文州想我了。

  天天嘛,和文州平素喊的少天也就差了一个字,一定是文州想我想得狠了。至于声音不大相同……定是距离太远失真了。

  黄少天喜滋滋的听着热线里的声音镇定严肃的说了句“天天就是天天”,脑补了下喻文州一脸深情的同旁人说“天天就是天天,他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顿时开心的飞起,觉得自己的判断更准确了。

  黄少天是楚庭蓝氏的修士,虽然也叫蓝氏,却和那姑苏蓝氏搭不上边。楚庭蓝氏的现任家主一个姓喻一个姓黄,蓝字只是因为创立门派的那位老前辈有一剑名曰“蓝雨”。倒是他师父魏琛与那夷陵老祖攀得上些七拐八弯的关系,听说是魏无羡叔父辈的,俗称小时候抱过你的关系。

  现如今楚庭蓝氏的门主喻文州正在姑苏赴清会,而他的师弟兼未来道侣黄少天因听闻云深不知处有一条“不得喧哗”的规律,拒不赴会。

  不过不赴会,去看看文州总行吧。

  黄少天这么想着,掏出了传送符。

  云深不知处于世家弟子是个可怕的地方,先不说那三千多条……啊不,现如今是四千多条了家规有多可怕,就是那清汤寡水的饭食也叫胃口刁的世家公子哥儿苦不堪言。但耐不过人是精英培训地,蓝老先生座下哪怕是邪魔歪道也是像魏无羡这样的顶级邪魔歪道。

  黄少天没去过那儿求学,但他们门内有个唤作卢瀚文的孩子有去过。上次回来的时候礼数足了,字也写的漂亮了,次次倒立可以坚持上好些时候,就是见了膳堂和见了亲娘似得,抱着膳堂掌勺的大娘拖都拖不走。

  由此可见,那是个多么可怕的地方。文州现在一定很想我。

  黄少天向门口的蓝氏门生递了身份符令,得到准许后颠颠的就进了门,收到了此间弟子“不可疾行”的劝告。

  看吧,连跑快点都不许,天哥我天生行动敏捷不成么!文州文州快和我回楚庭去。

  
  家主们议事的地儿在主殿,寻常人不得入。
   黄少天的家主俩字前面恰巧加了个“副”字,正好被归在了寻常人那一列。

  天天很悲伤,天天很憋屈……早知道还不如在楚庭待着,还可以与郑轩一道去吃个茶点。

  还未想好等会要吃些什么,热线里隔空来了一句“天天,不是说好的么。”依旧不是喻文州清润的公子音,声音略略低沉,仿若醇酒入杯。

  这话……就有点委屈撒娇的韵味了。

  是啊,说好的来找你,怎么能就这么回去呢!
  黄副家主眯着眼睛品味了一番,想象着喻文州委屈的小眼神。好心情的抓着不知道哪里拎来的兔子一下一下顺着毛。

  顺毛的力度似是大了些,兔子挣扎着蹬了黄少天好几脚。黄少爷吃痛一松手,那只脾气不大好的兔子就溜进兔子堆里难以分辨出来了。

  被兔子踹是小事,揉揉就好了,但若是被人看到了就尴尬了。

  果然……黄少天一回首就发现有一黑衣少年兴趣盎然的盯着自己。

   少年怀里也有只挣扎不断的兔子,不同于黄少天的那一只,这只兔子就是被他好端端抱在怀里也要蹦哒一番,十足十的表现得对少年的不满。

  一脚两脚三脚四五六七八九脚佛山无影脚。

  这下黄少天不尴尬了。

  “啊哈哈道友你也喜欢兔子啊,毛绒绒超可爱是不是,不过这里的兔子好像不大好上手揉,哎哎哎道友你这么捏人家耳朵定是要挨踹的。”
  “哦哦哦在下楚庭黄少天。”
    “道友你也等人啊,那你大概是得等个一时半会了,都说听那姑苏蓝氏的蓝老……老前辈说话忒耗时,没个两三个时辰完不了,不过也是,蓝老前辈毕竟上了年纪,我们那上了年纪的前辈也爱絮絮叨叨,幸亏我不是家主,不然坐着睡个两三个时辰多累。”

  黄少天自来熟,熟了之后说话便像连珠炮似得让人插不上嘴。

  少年好不容易捡了个空,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没错,蓝老头说话古板无聊的紧又臭又长,也亏得蓝湛听的下去。”

  有了共同的话题,聊起来便方便多了,不过一会儿,少年已啃着不知道从哪摸出来的胡萝卜同黄少天聊起了自己的道侣。

  “大庭广众一定得大庭广众了,先说点什么做点什么,把人给定了。”

  “比如我心悦你啊,喜欢你啊等等,大声,一定得大声,不然晚了误会了就不好了。”
  “好事怕多磨是不,爱要大声讲出来!!!”
  这番言论黄少天颇为赞同,喻文州多好的人啊,气质好脾气好笑的还好看。放在楚庭心悦他的男修女修得从蓝雨的大门口排到云梦桃花坞。得定下来,是得定下来。

  “远道兄说的十分,阿不,非常有道理。”少年说他叫魏远道来着。

  魏无羡许久不见这么心思单纯又对他胃口的少年了,听黄少天的描述,他心悦的人是个温润如玉笑的很好看的人。

  这不是蓝大么?

  好想见见温润端方的泽芜君被人抱住说心悦的样子……那一定……哈哈哈哈非常有趣!

  蓝涣一把年纪了,是该找个道侣了。好事情好事情。

  不着调的夷陵老祖把笑意按压下去,拍了拍衣袖起身。

  “走吧,家主的议事快结束了。”
 

   大门打开,家主们齐步而出,黄少天一眼就在一青绿袍子的修士和一吃枣的少年之间找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显然也看到了他,微微惊讶了下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余光扫视了下那位远道兄已经舒舒服服的窝在了他道侣的怀里。

  “天天”这次的声音含了实打实的笑意。

  不行了,不上不是蓝雨人。

  喻文州惊讶的看着自家副家主以兔子扑食的姿态扑进自己怀里,耳根通红的小声道“州州,我想你了。”

  此番盛情岂能拒绝,喻家主好心情的勾起唇角“天天,我也想你了。”

WiFi:诶,弄错了。
汪叽:天天就是天天。
老王:妈的辣眼睛。 
吃枣少年:这枣真好吃。
蓝启仁:口亨。

评论(1)
热度(28)
2017-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