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夏🐱

失踪柯基回归……复健ing

© 🐟央夏🐱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子鼠

旧文重修……好吧还是十年前(×)我给我们家姑娘的生贺

书生喻×小老鼠黄

#

黄少天已经关注那个书生半个月了。

  书生是上月搬过来的,听说是为了考年底的恩科想寻个离京都近一点的地方读书。

  近么?黄小老鼠趴在横梁上算了下,哪里近,这里离京都还有两里路呢,就算他变成人形都要跑上好一会才能到。

  书生总是干干净净一件泛白的青色衫子,一个款式,一样的纹饰,若不是那衫子永远干净的泛着好闻的皂角香气,黄少天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一件衣服穿了半月。

  一样的款式买那么多件,无趣。

  书生家里值钱的玩意大概也只有那些书卷,黄少天趁着他入睡时去翻过,尽是些日啊日的,也不知那些圣贤同太阳又什么仇什么怨,哪里都要说说这个字,明明太阳暖融融的很舒服。

  哦,对了,值钱的还有柄茶壶,书生读书累了会泡壶茶休息一会。茶叶不怎么好,零零碎碎叶片还小,不过泡出来的水倒是挺香的。

  书生大概是不喜欢吃点心的,喝个茶连茶点都没有,黄少天砸吧着嘴想着从前住在这的那个小姑娘做的枣花糕桃花酥杏花蜜。书生真是没有品味,明明点心是那么好吃的东西。

  从前那个小姑娘还会绣花,特别是她绣的水鸭子简直就和真的一模一样。那这样看起来书生除了笑起来温柔一点,好看一点真的没有一点优点了,他都不会绣花。

  更重要的是,当初小姑娘夜间绣完花入睡的时候灯盏里总会留下很多灯油,小老鼠每夜都会偷偷舀两勺走,可书生每日都是读书读到灯油尽了才睡,一点儿也不给他留。还让不让鼠过日子了,他可是一只尽职的灯油小老鼠,整半月没有偷到灯油,像什么样子!

  黄少天小心翼翼的从横梁上爬下来,顺过书生水青色的床帐,稳稳落在地上。

  完美,不愧是灯油小老鼠中的剑圣。

  黄少天很满意的学村头老先生捋了捋并不存在的胡子,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随即他就被绊倒了,摔在地上肉碰土发出闷闷的噗一声,怎么听怎么不帅。

  小老鼠不悦的从地上爬起来,转过身去瞪绊倒他的东西。

  好吧,是书生的鞋子。依旧是青白色的布料,鞋底有些刺边,黄少天拿爪子划拉了一道,勾出一道丝。质量真差,书生也不知道对自己好一点,小老鼠撇了撇嘴,鉴于这是除了书生现在穿的那双鞋之外的唯一能看的鞋子,他就大鼠不记小鞋过,不计较它把本少绊倒了。

  如今是子时,街里街坊早睡了,一片街就只有书生这间破屋子亮着,亮光还是幽幽的,一看就知道书生读书入了迷又忘记添灯油了。

  算了,那本少就帮帮你吧。小老鼠轻手轻脚的摸出自己当年存的灯油,小小的一壶。

  就就就这么多了,再多我自己的存货可就不多了,本少还要过冬呢!  

  黄少天颇为舍不得的摸了把鼻子,书生这么没用,既不会做点心又不会绣水鸭子。要是再把眼睛看坏了又没考上功名那怎么办。

  村尾算命的王半仙眼神就不好,上次让他算个命,还说他手纹离奇,异于常人,此生定有一番奇遇。笑话,老鼠的手纹能和人一样么。

  话说如果考上了功名,书生是不是就可以有铜板买点心了,他买了我是不是可以吃一点点,我就吃一点点,不会吃太多的。

  小老鼠为自己长久的考虑点了个赞,蹑手蹑脚的窜上桌,鼠形的时候不好拿油壶,黄少天拿尾巴勾了好久才把油壶勾了上桌。

  书生看的有些困倦了,起身去泡茶,起身时衣袖带动一阵风,好闻的皂角香气。

  小老鼠眯着眼睛嗅了会,衣服很好闻,这个应该也算是书生的一个优点吧。

  一小壶油咕嘟咕嘟倒进灯盏里,火噗嗤嗤烧的旺了些,黄少天隔着灯罩看了会,不舍的动了动耳朵,书生啊,本少都对你这么好了,下次有了糕点一定要给我分一点哦。

  喻文州泡完茶回来的时候,发现灯似乎比方才亮了些,不动声色的四处看看,果然发现书简后有只黄褐色的耳朵。

  又是这个小家伙,喻文州好心情的露出了小老鼠很喜欢看的笑。

  搬到这里一月有余,这只黄褐色的小老鼠已经给他添了大半个月的灯油了。

  记得《奇闻异志》上有记载过一种叫灯油老鼠的小东西,怕人,喜灯油,会在人入睡后偷偷来舀灯油。

  可这小家伙好像更喜欢添灯油,喻文州无意中瞧见过这场景,黄褐色的小家伙尾巴尖勾着一只指甲盖大小的油壶,围着灯盏自顾自的“吱吱吱”,添完了还会看着灯盏发会楞,小小只的背影怎么看怎么舍不得。

  直至他发出进门的响动,小家伙才会一溜烟的蹿走,还不忘带上他的小油壶。

  不过今天蹿得大概慢了点。尽管黄少天自认为伪装的毫无破绽,可一只黄褐色的小老鼠掉进棕色的书简堆里还是明眼人一分辨就能瞧出的。

  真是有趣又可爱。

  喻文州垂睫掩住快要溢出来的笑意。
  
  小老鼠装了一会见喻文州还没有动作有些不满。干嘛站那么久,本少一动不动蹲在这很累的好不好,脚都快麻了。

  接着就被递到面前的绿豆糕吓到了,书生笑意盈盈的脸成倍的放大在眼前。

  “受了你这么久的灯油还没有向你倒过谢。”喻文州把纸包放在了桌上。“今儿早上买的,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哦哦哦,书生竟然也买点心。

  哦哦哦,原来不用等考取功名就可以有点心吃。

  哦哦哦,书生这是给我吃的。

  天辣,书生发现我了!!!

  黄少天理完了思路僵在了书简堆里。鼠生悲剧啊,倒贴灯油还被发现了,一定会被叶修那只心脏的狐狸笑话的。

  不过书生的声音挺好听的……绿豆糕看起来也好香哦。

  喻文州看着小老鼠盯着他瞧了两秒,以以飞快的速度团成了团溜下了桌,咳咳,还带走了块绿豆糕。

  好像,把他吓到了呀。

  书生捡起老鼠落在书堆里的小油壶。

  恩,是真的很可爱。

  又是子时,梆子敲过后街上最后一盏灯熄了。

  喻书生眯着眼假寐间不期然又听见了“砰”一声的落地声。不过这次的响动似乎大了些。

  黄发的少年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盘腿坐在书桌前,听见脚步声回头讪讪的笑。

  “那个……你不要害怕啊,那个,我我我,我是好人,大大的好人。”少年生怕被误会慌忙解释。“我就是来找个东西……”

  “兄台的东西很重要么?”书生似乎不意外这人的擅闯,笑眯眯的看着少年。

  “自然是重要的,那可是魏老大给我的宝贝,我以后要传给我儿子的!”

  “我这倒有一物。”指甲盖大小的油壶出现在掌心,少年的神色亮了几分,殷切的目光让喻文州想到了小老鼠黑溜溜的眼睛,灵动狡黠,闪烁着洋洋自得的小聪明。

  黄少天把油壶挂回脖子上时不禁暗暗笑书生好糊弄,这么轻易就把他的宝贝油壶还给了他。

  咳咳,也就是像他这么正经的老鼠才丢了什么要什么,若是换了叶修那个老不羞肯定是要把书生坑惨了。

  小老鼠这么一想又觉得自己仗义了几分,正准备走时被书生叫住了。

  “我家灯油燃尽了,兄台可否借我少许?”书生谦和的笑。

  行啊行啊,你看吧书生也就本少能这么痛快的答应你了,小老鼠有些沾沾自喜。

  “也实是麻烦了,最近家里老鼠闹得厉害,灯油都被偷完了。”书生继续谦和的笑。

  “哪有!!!我明明……”黄少天迎着书生的笑背后一凉。

  好像被发现……了哦。

  书生揉了揉少年的头发,皂角的香气沾染了发丝。

  “我给你糕点,你替我添灯油如何?”

  这下小老鼠高兴了“一直都可以吃么?”

  “行啊。”只要你替我添一辈子的灯油。

  书生又露出了小老鼠顶顶喜欢的笑。


#鱼:铜板都给少天你买糕点了,我没钱点灯念书了怎么办?
天天:那那那……那我给你念吧。

咳咳……天天你确定你认字么?

#天天:我把我过冬的灯油都给你用了,文州你说怎么办,宝宝好冷{{(>_<)}}
鱼:那……我帮少天暖和床。
天天:好啊好啊好啊。

咳咳……天天你的目的不太纯洁啊。

评论(2)
热度(31)
2017-07-10